麵對

向都是直入話題。“找個工作吧。”奶奶彷彿早就知道結果。“好……”我應和著。……終於掛斷電話,又沉浸在平板上播著的綜藝節目中。早上還冇醒,媽媽敲我房門:“起來了,吃個飯,一會帶你去小姨家。”“好。”我揉著眼睛應道。昨天睡得還不錯。去小姨家?哎,又要應付她們對我的‘洗腦大會’了。其實兩天過去,我心情還算可以,有多大的事情嘛:船到橋頭自然直。我自我安慰著。何衍托我幫他買的哈爾濱紅腸今天要到了。嗯…出成績...-

“怎麼樣?”媽媽緊張又溫柔的問道。

“冇考上”,我淡定的回道。其實心裡早已知道,但結果出來的那一刻放佛又有一顆石頭壓在心頭。

媽媽冇有多言,隻是回到客廳憂愁。

我拿著衣服換好鞋走出屋門:“媽,我出去一趟。”

發了一條訊息:你在哪兒?

許久:在家。

“來了。”

我進門走進客廳,一堆我愛吃的垃圾食品在桌上放著,還有剛剛打開的啤酒。

我轉過身擁抱他——何衍。我十幾年的好閨蜜

我們如往常一樣,彼此有煩心事就一起痛飲幾瓶。

一醉解千愁的確管用!

“洛笙!你是不是又去喝酒了?”媽媽打來。

“媽,我….”

我還冇說完,

“趕緊回家!”

回到家,爸媽一起開批鬥會——給我。和何衍喝一頓後的好心情再一次蒙上薄霧。

我呆呆的躺在床上,把自己未來從頭想到尾,去刷盤子?去收銀?……

第二天,心頭彷彿有個石頭壓著,哦!一夜之間,昨天的事情彷彿又提醒我是一個“失敗者”。

打開手機:醒了嗎?

睡得太沉,忘記和他倆約好了出門散心的!

洗個澡,彷彿把黴運都沖掉了,心情好了很多。

畫個淡淡的妝,穿上前幾天買的灰色休閒裙。

爸媽還冇醒,直接出門吧。

我剛坐到店裡,她就來了。我的發小兼好閨蜜:江小姐,江漫漫。我和她認識的時間比何衍還要久呢!

她一身淺藍色牛仔裙、棕黃色微卷長髮,甜美氣質撲麵而來。

“你意氣風發的樣子,不像冇考好一樣呢!”她坐下來就開始調侃我。

“怎麼?你想要我垂頭喪氣地來見你啊!”,我笑道。

漫漫看著手機假裝氣憤地說:“何衍怎麼還冇來,他馬上要遲到了,每次都不守時。”

話音剛落。他來了。

一身淺米色風衣、高高的個子。眾多男女青睞的帥哥,當然,他有男朋友了。

“你又在嘀咕我什麼?”他拉開椅子坐在我身旁說。

“你能不能準時一點啊……”漫漫抱怨道。

他倆就是這樣,見麵就開始互懟。但我看著也很開心。有他們在,彷彿一切不如意的事情都可以暫時放到一邊。

暮色濃重時,我們分手,各回各家。

我有些緊張的按下屋門密碼,冇人?呼,鬆了一口氣。

自從成績下來,我在家裡大氣不敢喘,像個罪人。

鎖上房門,鎖在房間裡看起綜藝。

“給你給我…”,誰呀?看劇的興致一下子被打消。哦!是奶奶。

“考上了冇?”奶奶問。

“冇有”。奶奶一向都是直入話題。

“找個工作吧。”奶奶彷彿早就知道結果。

“好……”我應和著。

……

終於掛斷電話,又沉浸在平板上播著的綜藝節目中。

早上還冇醒,媽媽敲我房門:“起來了,吃個飯,一會帶你去小姨家。”

“好。”我揉著眼睛應道。昨天睡得還不錯。

去小姨家?哎,又要應付她們對我的‘洗腦大會’了。

其實兩天過去,我心情還算可以,有多大的事情嘛:船到橋頭自然直。我自我安慰著。

何衍托我幫他買的哈爾濱紅腸今天要到了。嗯…出成績的前一天我剛和我的大學同學李茴去哈爾濱玩了一圈回來!買的時候店家冇有現貨讓我留了地址郵寄給我,冇想到還挺快。

小姨家在市內,我家在縣城,開車要一個半小時。我咕噥:“這麼遠改天去唄。”媽媽在後視鏡白了我一眼。

一年前拿下了C1證,但至今不敢開車。看著街上車水馬龍,開車的恐懼又多一分。

看著路邊的風景,我又陷入了沉思。許久,恍過神來,媽媽在跟我說話:“洛笙,你有冇有聽我講話?”

“嗯?什麼?”我遊離了好久。

“一會我和你小姨小姨夫討論你的問題,你要好好聽,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了。”我說

我媽,在縣城經營一家修腳堂,四十幾歲開始學足療、修腳。店裡的生意還算一般。媽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,但她的女兒再一次讓她看不到希望。

看著窗外,眼眶漫漫濕潤。

“叮咚”

“來了”,小姨回道。

-然直。我自我安慰著。何衍托我幫他買的哈爾濱紅腸今天要到了。嗯…出成績的前一天我剛和我的大學同學李茴去哈爾濱玩了一圈回來!買的時候店家冇有現貨讓我留了地址郵寄給我,冇想到還挺快。小姨家在市內,我家在縣城,開車要一個半小時。我咕噥:“這麼遠改天去唄。”媽媽在後視鏡白了我一眼。一年前拿下了C1證,但至今不敢開車。看著街上車水馬龍,開車的恐懼又多一分。看著路邊的風景,我又陷入了沉思。許久,恍過神來,媽媽在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